几百年小道士

【副八】真心话大冒险 1

小冰ice:

大概几发完的短篇, @茗茗的未来  太太教我的纯爱套路,校园AU,就想写写看纯情小男生的爱情。(我也是可以写清水的!)


-----------------------------------------------


离大学城不远的一处小酒吧,地方几经扩建仍是装修简陋,但胜在地段优越,一入夜又遇上刚开学,没有论文没有考试,那些无处宣泄精力的大学生们便一窝蜂的涌了进来,点着按箱计算的啤酒,伴着音量开到最大、节奏感强烈的背景音乐,空气里弥漫的烟酒的味道。


 


暑假刚过,汽车工程系一些老鸟就带着今年刚入学的一批新生,跑这小酒吧来搞迎新,几个会活跃的招呼了人玩起了俄罗斯转盘,十六个杯子摆了一圈,男女分队,点到数就要罚一杯。几轮下来,基本每人都多多少少喝了几杯,这酒劲一上头,原本不熟的也都跟着放开了笑闹起来。


这一轮正好点到了张日山,黑点喝双倍,旁边的人起着哄把杯子推到他面前,张日山也不含糊,拿了杯仰头喝了个干净,又伸手去够第二杯。


 


就在这时,有人拍了拍他肩膀,张日山端着酒杯,反射性的转头去看是谁,谁知,还未等他看清,迎面就是一个点水般的吻,擦着脸刚触到唇便快速的离开,张日山面上的笑霎时凝住了,下一瞬身边的起哄声合着口哨声便炸开了锅。


张日山登时站了起来,绷着脸就想要爆粗,可刚一看清对面那人又僵得浑身没了动作,微张着嘴半天发不出一个音来。但来人占了便宜却好似全然没所谓的样子,镜片后的杏仁儿眼被酒意熏得微红,拖长的调子里掺着的都是逗弄的意味,他嬉笑着,翘着唇角,又假意含了丝抱怨的口气:


“死鬼,你怎么才来~”


 


眼镜贴在脸上的那一丝冰凉还未消去,酒精带起的热度便冲头没脑的袭了上来,张日山怔在原地,面上烧得一片火辣辣,又暗地里庆幸,灯光暗还喝了酒,没人看得出。


 


来人跟工程系的好像也认识,笑呵呵的样子,对着几个大三大四的招呼了一声,转头又去瞧不声响的张日山,说,不好意思啊小兄弟,我那儿大冒险,这不就点着你了嘛,别介啊。说着随手拍了拍张日山,小声嘀咕了一句,脸皮挺薄得嘛,说罢便转身又回了自己一桌,扬着声的对着喊,继续继续,赶紧的下一把。


 


又是好几轮,啤酒喝完一箱又搬来一箱,齐八其实已经喝了不少,这会儿晕晕乎乎看谁都叠了双影,想着自己是万万不能再喝了,随便找了借口踩着脚下虚浮,就想着推门出去躲一阵。


夏夜的晚风一吹,消散了一点酒劲带来的燥热,却引得一阵头晕目眩,齐八将将扶住柱子,俯了身在那儿干呕。


“你没事吧。”张日山原本在门外抽着烟躲酒呢,突然见了齐八跌跌撞撞推门出来有点担心,犹犹豫豫了一阵这才开口去问他,可齐八这会儿难受得紧,冲头的晕,哪里来的工夫去搭理他。


张日山见齐八没反应,似乎有点着急,跟着俯了身凑过去瞅,霓虹灯换着色的亮一阵暗一阵映在齐八脸上,也不知道他看出了什么来,跟着就是抱怨,怎么喝成了这样,说着又去给齐八抚着背顺气。


歇了一会儿,齐八也不见好,张日山蹙着眉,索性掐了烟头,跟齐八说了句别乱跑,转身就进了小酒吧,再出来就直接架着齐八要往外头走。


齐八急了,顾不及自己头晕,对着人就喊,哎哎,你……你谁啊你,赶紧松……松手!


张日山一手揽住齐八,耐着性子跟人说,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齐八一听,立时就停住了,一步不肯再挪,反驳似的去跟张日山辩,谁……谁喝醉了!我我……我还能喝,我……不走,今天谁……谁喝醉……嗝……谁是……是小狗!


张日山看了他一眼,无奈的抿了抿唇,倒也淡定,回道,行行,你没醉,咱回宿舍继续喝。


齐八听了话,现了副满意极的样子,这才继续跟着走。


 


可喝醉了的齐八并不安分,走了没几步,又伸了脖子去盯着张日山瞅,张日山被他看得心虚,面上装得坦荡,瞥了他一眼,低声问,怎么了?


齐八倒也乖,一双眼映着月牙湾亮晶晶,说,我看你面熟得很,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张日山听了话,脚下略微一顿,带着点紧张,心虚得越发厉害,垂了眼连齐八都不去看了,硬着头皮跟喝醉的人说,没见过,你搭讪的词太老套了。


齐八不吃他这套,撑着晕乎乎的脑袋拼命想,一路上倒也安静多了。


等到了宿舍区,齐八还没想的起来,张日山舒了口气,又故作镇定去问,你住哪栋几零几,我送你上去。


 


齐八低着头没回他,张日山将人安顿在台阶上,跟着侧过头去看,就见他眉眼搭闭一副就要睡过去的样子。


“醒醒,你宿舍几零几,我带你上去再睡。”


齐八眼皮动了动,似是有了反应,半晌忽然就咧嘴一笑,半闭着眼去扯张日山得胳膊,说,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


张日山忽然手心布汗,心跳如擂鼓,他僵直了身子,生怕被人看去了自己不足为外人道的神色,又隔了一会,见齐八并不往下说,他便试着开口,憋出了一丝声音,心存侥幸,说,你记错了。


齐八漾着一脸醉意,笑得开心极了,说,我们见过,大冒险的时候我还亲了你的。


一身燥热的汗经了夜风一吹,贴在心口嗖嗖的凉,心里头那种说不出口的失落感和庆幸感同时涌了上来,张日山看着面前笑得一头栽进他怀里的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评论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