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百年小道士

【香芋/艿芋】17 出轨梗

missblackberry2:

17.


‘哇塞,什么情况?’郝眉推开包厢门,被惊了一下,包厢显然被精心布置过,五颜六色的气球顶满了整个天花板,小彩灯悬挂于其下,一闪一闪仿佛满天的星星,整个包厢到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插花,墙上贴着一排金色的造型为『happy 3 anniversary』艺术 字样的气球。


‘老三,你什么时候准备的?瞒得挺严实啊!’郝眉一边吐槽,一边朝于半珊挤眉弄眼,于半珊一巴掌呼上去,将他扇进了KO怀里,大家跟着乐呵呵各自找座位坐下了。


郝眉抢先去点歌,正点一半,大屏幕上就放出了视频,竟然是女贼抢亲。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从此路过,留下男人来。’红衣女贼的声音一出,于半珊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于半珊本没指望肖奈记得什么纪念日,也没想过会有什么庆祝活动,不管是肖奈本来就记得,还是昨天被邱永侯提醒了一下临时起意,他能安排今天这场庆祝会,于半珊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肖奈在他父母面前给足了他面子。可是现在?接风宴上的难堪还不够?


于半珊很快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视频是肖奈亲自让邱永侯去播的,肖奈哪能干这种事情,短片怕是有什么玄机,于半珊朝肖奈看去,只见他笑得一如既往地从容淡定,‘别着急,看完再说。’


而另一边同样不舒服的还有郝眉,他心下不解,朝正在摆弄电脑的邱永侯扑过去,压低声音问道,‘猴子你在干嘛?’


‘老三吩咐的,我只是照做。’邱永侯表示他也不知情,他朝郝眉递了个眼色,示意他等着看好戏。


下面的剧情除了四位爸妈大家都熟悉:女贼爱慕琴师斯文俊秀,想尽办法讨他欢心,琴师不为所动,终日不言不语,在后山莲池旁郁郁弹琴。女贼终于决定放他回去,但又依依难舍,悄悄送他下山,恰缝琴师遭遇怪物,眼见就要丧生,女贼跳出来救了他。琴师被女贼感动,接受了女贼。整个山寨热热闹闹操办婚事,却不想洞房花烛夜官军上山,原来琴师是专门来围剿山贼的钦差。琴师亲手杀死了女贼,但自此也放弃了功名利禄,退隐山林,守着女贼的坟冢了此残生。


但在这里,剧情从『美救英雄』开始发生了转变,女贼本想着这救命之恩总该以身相许了吧,白衣琴师十动然拒,‘姑娘美意,在下实无法领受。不瞒姑娘,某已有家室,与夫人感情甚笃,心心相印,朝夕相伴仍恨昼夜时短,实不能……’


‘卧槽!’郝眉和女贼异口同声爆了句粗口,竟似在包房形成了共鸣,大家都往他看去。郝眉嚷道,‘看我干嘛,看视频呐,老三这情话说的,啧啧!’


『朝夕相伴仍恨昼夜时短』?肖奈说出这样的话莫名让于半珊觉得讽刺。


屏幕中女贼跳起来骂道,‘你不早说,你个锯了嘴的葫芦。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当老娘稀罕从别人手里找。你早说,我就掳那个青衫侠客了 。’


‘那是我夫人。’


‘WTF?!果然这世界上俊俏的男子不是已婚就是搅基,你们更过分,两样都占全了。’女贼仰天长啸,突然她又颇感兴趣地问道,‘他怎么也不说一声,眼睁睁地就看着我把你掳上山啦?一个葫芦锯俩瓢,你们可真是天生一对,生一对,一对,对。……对了,你们是怎么相识相恋的,说说,说说。’


‘我们份属同一师门……’白衣琴师刚起了个话头,下面就有小喽啰来报,发现有人闯山,女贼怒喝一声,‘哪来的宵小,耽误我听八卦大业,走,看看去!’说完领着手下就迎敌去了。


‘啊呀,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说到曹操曹操到啊。’女贼到地方一看,竟是那青衫侠客,连忙吩咐道,‘把兵器都收起来,聚义厅里迎贵客。’


青衫侠士一脸懵逼,他本是收到白衣琴师传音说事情完成已经下山,却久等未见人影,所以偷偷上山来打探一番,不想这山寨地形如此复杂,人员防守又如此严密,他纵然非常小心还是被发现了。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人多势众,他就跟着上山了,反正进去才更方便打听消息。


进了山寨,青衫白衣顺利会师,白衣琴师把这几日打探出来的情报跟青衫侠客一说,两人打了个商量,决定改弦易张,放弃围剿改为招安。两人对女贼表明了身份,对其晓以大义,许以重诺,劝其带领山寨一众好汉归顺朝廷,整编入军,共同抵御北部凶蛮。


女贼久闻两人大名,颇为仰慕,但是她并不敢轻易答应,召集了山寨头目开大会也没吵出个所以然。此时北部边境告急,琴师和侠士得到消息动身回前线。女贼思量一夜,留书一封称两人品性高洁,或值得一试,待我前去考察一番,回来再做思量。她将山寨托付给二当家,自己领着一小队人马,追逐琴师和侠士而去。


画面定格,字幕弹出,女贼和她的小队因为熟悉地形、通晓蛮语、灵活机动、屡建奇功,赢得了同袍们的认可和赞誉,经过数月鏖战,北部凶蛮溃不成军被迫蛰伏。班师回朝,皇帝犒赏三军,琴师和侠士辞官归隐,过起了闲云野鹤的逍遥日子。女贼被封为将军,落霞峰山贼被整编入军,负责驻守边关,成为一代传奇女将军。


短片到此结束,大家仿佛看了个15分钟的小电影,还有些意犹未尽。连于半珊都不得不承认做得极为精致,这是新倩女策划的游戏新方向?


小小黑屏了一会儿之后,贝微微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愚公师兄,大神,happy anniversary!’


‘从大神那里知道今天是你们的相恋纪念日,我就想必须给你们准备个特别的周年纪念礼物,思来想去,我决定在平行游戏世界里给你们一个和现实世界中一样圆满的结局。一周时间太紧,我就只能做到这个程度啦,希望你们能够喜欢。鞠躬!’


『一周时间』?这么高的完成度?难怪肖奈会如此看重贝微微了。于半珊自认就是他自己也未必能做到这个程度,他不如贝微微这么全面。


‘最后特别鸣谢一下大神,这个视频能够这么快成形,全赖大神全方位的支持,从剧本创作、场景设计、到后期剪辑、配音、配乐,大神给了我很多的意见和帮助。愚公师兄,你体会到大神对你满满的爱意了吗?’贝微微狡黠一笑,‘不要走开,后面还有彩蛋。’


大家还在关注大屏,心里还期待着贝微微所说的彩蛋,包厢门被用力地打开了,真人贝微微吃力地抱着一束红玫瑰走了进来,屏幕中的贝微微调皮地说道,‘嗒嗒,骗你们的。大神,师妹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加油!’


肖奈起身快走几步从贝微微手中接过花束,然后向于半珊走来,短短几步路被他走得像是婚礼红毯,他在于半珊面前站定。肖奈依旧帅气的不像话,于半珊仰着头目不斜视地定定地望着他。


‘干嘛呢,屁股粘沙发上啦,还不快点起来!’于妈妈掐了于半珊一下,郝眉也去扯他胳膊。于半珊起身,肖奈将花递进他怀里,‘半珊,happy anniversary。’


‘谢谢,肖奈,周年快乐!’


肖奈牵着于半珊的手走上舞台,在大屏前站定,屏幕上呈现出无数张照片,邱永侯将手中的pad递到肖奈手上,大家也都围了过去。


肖奈随手点开一张,‘这是咱们宿舍,咱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当时你到得最晚,我记得你那时候穿一身白T恤,扎一红腰带,进门就要给我们排大小。’


‘呵呵,我记得,从第一次见面你就套路我们,简简单单的用扫雷搞定了我们仨。’


‘哪有仨,就你好吧!’郝眉插嘴,于半珊飞他一个白眼。


肖奈又点了一张,‘这是你第一次陪我去参加游戏行业的创业互动交流会咱们的合影,你说这是致一科技在业内的头次亮相,一定要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说不定以后能进历史。’


‘这个是我们跟风腾达成合作后那场晚宴的狼藉,这些东倒西歪的全是被你喝趴下的人,我是在这个晚宴上第一次发现你那么能喝,能劝,风腾的王总第二天撑着宿醉的脑袋来向我挖人,说要让你去给他当助理,说你光干策划太屈才了。’


‘呵呵。’于半珊笑了一下,确实有这么回事,肖奈跟他说的时候他就当笑话听了,当时他压根没想过离开肖奈自谋发展。于半珊突然想,当时从致一退出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风腾王总呢,或许他转行去干市场,他和肖奈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哦,也可能散得更早,风腾毕竟在魔都呢。


‘这个是当时我住进的医院,头天晚上车祸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爱你,而等我醒来,我在这里知道了你也深爱我,爱了我很多年。从那个时候到此时此刻,我们已经携手度过了一千多个日夜,余生所有的日日夜夜我都想与你共度。’


肖奈单膝跪地,从邱永侯手中接过个红色的小盒子,将之打开,‘半珊,今天,在父母弟兄面前,我正式向你求婚。我请在场的至亲为我见证,我肖奈向你于半珊承诺,从此时此刻到死亡将咱们分开,无论顺境逆境、富贵贫穷、健康疾病、快乐忧愁,我都会一直爱你,珍惜你,对你忠诚,此生不渝。’


于半珊曾经想过这个场景,肖奈所做的也远超出他的想象,结婚的誓词被他用来作为求婚的承诺,他还请了双方父母和最好的兄弟做见证,于半珊想他本该喜极而泣,可是物是人非,时机不对,一切都变了味。


这就像场感情绑架,于半珊的目光在肖奈脸庞上游离,想要发现些什么蛛丝马迹,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证明还是证伪。


于半珊在犹豫,如果他答应了,那么未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一辈子,他仍旧需要跟肖奈捆绑在一起,而他不想,至少现在仍旧不想,甄少祥也不会允许。他想他好像真的不那么爱肖奈了,他竟然可以用这么大的恶意去揣测肖奈,竟然还可以想起甄少祥的态度。


可是现在的场景容得了他不答应吗?顶着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自己父母的,他能拒绝吗?


于半珊抱着花蹲下来,将玫瑰花放到一边的地上,将戒指从盒子中取出来,正常地他应该将戒指交到肖奈手中,再由肖奈给他戴上,可是他没有。他牵起肖奈的左手,将戒指轻轻松松地推进了他的无名指。


这样的神展开谁也没有想到。于半珊摆弄了一下肖奈修长的手指说道,‘有点大,有时间去换个合适的吧。’


‘求婚的戒指要戴在中指上面。’贝微微矮下身子轻轻提醒,‘而且该是大神给你戴。’


‘哦,是吗?可是我觉得他比较需要啊,而且戴在中指感觉他仍旧available,我没有安全感。’对于这个导致肖奈和他出现感情危机的导火索人物,即使她主观上没有任何不对,即使她对自己表现出了很大的善意,于半珊仍旧抗拒喜欢她,今天这个场合他甚至不想见到她。


贝微微讪笑一下没再说话,郝眉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紧张死我了,原来愚公你停这么久是在想这个呀。不过你说得对,老三确实更加需要。那么现在按照流程该到kiss了吧,法式,三分钟,计时开始!’


 ‘滚,你受得了跟KO光亲亲三分钟啊。’于半珊一本正经开黄腔。刚刚因为于半珊迟迟不给回应而显得凝滞的气氛一下子松快起来,唯有肖妈妈咳嗽了一声,随即换来肖爸爸将肖妈妈揽进怀里更加用力的笑声。


‘对不起妈妈,我保证没有下次了。’于半珊给肖爸爸面子。亲是肯定要亲的,这种场合不亲不像话。他起身将肖奈拉起来,嘴一嘴亲了他一下,发出一声响亮的【木啊】。


‘靠!于半珊,你真是让人没眼看!’郝眉抬脚就给了于半珊一下,于半珊回踹了他一下,‘给爸妈点歌去!’


肖奈的心一直坠坠的,于半珊的态度一直不明朗,所有的回应都似是而非、模棱两可,就连这个亲吻也是。他也知道自己着急了,但纪念日就这么一次,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爸爸妈妈,你们喜欢唱什么歌,报上歌名来,我来点。’郝眉从善如流地直奔点歌台去了,先点了一串九十年代金曲。


 ‘小郝给我找一下那个林子祥和叶倩文的《选择》。’肖爸爸自告奋勇,他取过话筒,‘我先说两句。今天是个好日子,双喜临门。三年前的今天也是个双喜临门的好日子。那天啊,肖奈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不仅没什么大事,还一下子把自己撞明白了,然后和半珊确立了恋爱关系,可喜可贺。’


‘人们都说三年痛,我原以为以为今天只是意味着你们跨过了这个坎了,没想到是更往上迈了一个新台阶,很好,肖奈做得好。爸爸妈妈希望你们今后能够一如既往地相亲相爱,就像《选择》这首歌歌词里写的,相互爱护到天荒地老、地久天长,相互陪伴到天涯海角、海枯石烂。’


‘谢谢爸爸!我们会的。’肖奈握着于半珊的手回道,于半珊也道了句谢,那句承诺到底没说出口。


‘这样一个好日子,肖奈也没提前跟我们说,好让我们准备礼物,所以啊,顾老师,咱们就讨个巧,一起把这首歌送给两个儿子?’


肖妈妈走到肖爸爸身边,‘那我也说两句。相爱固然容易相守却难,刚刚肖老师说了三年痛,未来你们还会面临五年离、七年痒、十年约。你们选择了彼此,选择了一条难走的路,而且还要坚定地走下去,我希望……’肖妈妈哽咽了一下。


‘啊呀,怎么这么动情,让儿子笑话。’肖爸爸揽住肖妈妈的肩膀,拍了拍,肖妈妈转身将额头贴在肖爸爸肩头一会儿,平复了一会儿,接着笑着说,‘肖奈前一段就跟我说这辈子他只爱小于一个人。’


肖爸爸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别人或许没有很注意,但是他一直关注的,看到肖奈求婚,她的脸色就有些微妙的不好。他捏着肖妈妈肩头的手瞬间收紧了点,肖妈妈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刚刚多希望小于真的是要拒绝的意思,可是人家只是在思考怎么样才能栓得更紧,事情到了这种田地她还能做什么?


肖妈妈轻瞟了肖爸爸一眼,继续说道,‘今天他又在这里说此生不渝……我很感动,也很感慨。肖老师年轻的时候也没说过这辈子只爱我一个,虽然他确实这辈子就爱了我一个。呵呵。’


肖爸爸也跟着呵呵笑,郝眉在旁边直接吹起了口哨,这老一辈人秀起恩爱来也是一点不落俗套啊。


‘我们都知道,肖奈和小于都是彼此的初恋,今天肖奈在这里许下了他的誓约,我希望小于也能一样的坚定,我希望等你们到我这个年岁的时候,也能跟我一样这么骄傲地说出这句话。’


‘谢谢妈妈!’肖奈朝自己妈妈投过去一个有些歉意,更多是感激的笑容,于半珊也违心地道了一句,‘谢谢妈妈!’于半珊总觉得肖妈妈话里有话,这个要求似是对他一个人的,他都要怀疑自己被害妄想了。


郝眉将歌适时地播放出来,肖爸爸起,‘风起的日子 笑看落花’,肖妈妈夫唱妇随,‘雪舞的时节 举杯向月’……


两人都是很有艺术修养的人,唱歌相当好听,并且默契十足,一曲终了,赢得满场喝彩。 


肖爸肖妈唱完,就轮到了于爸于妈上场了,于妈妈接过话筒喂喂两声,‘刚刚听了顾老师的致辞,我也忍不住想要说几句。其实顾老师的顾虑我和珊珊爸爸也有,但是每次看到珊珊回家的状态,我就知道,肖奈将他照顾得很好,我们很放心。我在这里要郑重地感谢一下肖老师和顾老师,谢谢你们把肖奈生得这么优秀、高尚、专情,谢谢你们能够毫无芥蒂地接受珊珊。我和珊珊爸爸特别感激。’


‘啊呀,哪里就用得着专门感谢了,那也是肖奈自己喜欢半珊。’肖爸爸摆摆手,‘半珊妈妈,你要这么说,我们也得感谢你们将半珊养得这么好,让肖奈动了凡心,否则我和他妈就该愁咯。我们以前就怕肖奈因为太过高傲冷淡要打一辈子光棍呢!哈哈。’


‘哈哈哈,小爸,我们也这么愁过。’郝眉插嘴道,‘老三自己要打光棍不要紧啊,关键是他还拉着我们呐,游戏里的妹子都被他踢走了,现实里的妹子一见老三哪里还看得上我们,我们那时候真是愁得头发都快掉光了。当然,我和猴子是真愁,愚公这家伙心里肯定不知道怎么高兴呢!’


‘你愁个p!’于半珊朝郝眉甩了个大白眼,然后朝KO递了个眼神。他真想上去跟郝眉来一番真人pk,他妈说的这番话让他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他爸妈跟肖奈爸妈不同,对他们这段感情他们从来没有提出过反对,但是于半珊知道他们真正接受也是花了时间的,所以和肖奈的这段感情,他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当然原来也没什么忧可报的,他心甘情愿的。可是现在所有他跟父母说过的肖奈的好,都成了他头顶的紧箍咒。


‘嘿嘿,我也不愁,不愁。’郝眉朝KO讨好地一笑,‘就猴子是真愁,我们俩都是应付。’KO将郝眉圈在自己怀里,示意他安分点,于半珊爸爸和妈妈还在台上,话刚说一半呢。


‘哦,对不起,大爸大妈,你们接着说。我保证不打岔了。’郝眉做了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闭着嘴悔悟地摇了摇头。


‘其实,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今天肖奈又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肖奈对珊珊这么好,我们也不要什么自行车了。’于妈妈笑着开玩笑,‘我和珊珊爸爸也没准备什么礼物,我们也先唱首歌,礼物回头再补。’


‘开饭店这么多年,帮人操办过不知道多少场婚宴,有一首歌是场场必播,就是张宇的《给你们》,歌词写得特别好。肖奈、珊珊,爸爸妈妈把这首《给你们》送给你们,希望你们仔细体会。’


于爸于妈唱歌没什么技巧,但感情极为充沛,每句歌词都仿佛转化成了父母对孩子的谆谆嘱托。


『他将是你的新郎,从今以后他就是你一生的伴,他的一切都将和你紧密相关,福和祸都要同当,她将是你的新娘,她是别人用心托付在你手上,你要用你一生加倍照顾对待,苦或喜都要同享,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他多爱你几分,你多还他几分,找幸福的可能,从此不再是一个人,要处处时时想着念的都是我们,你付出了几分,爱就圆满了几分。』


于半珊听得专注,神色却是未明,肖奈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但总觉得他有些飘忽。



评论

热度(63)

  1. 几百年小道士missblackberry2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