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百年小道士

【凌李】全世界都让你们背锅

穆穆不惊左右:

一个全世界都逼着我们背锅的故事。


#拒绝网络暴力#  ×  3




01


 


李熏然睡前刷了刷微博,发现自己的微博炸了锅。


好多小姑娘在他的评论区里整齐划一地刷着玫瑰花,含泪祝福他百年好合,和院长先生一定要幸福。


李熏然薅了一把刚洗完澡还湿漉漉的头发。


莫名其妙,院长是谁?


 


02


 


事情要从昨天晚上说起。


 


有一个小姑娘发了一张照片在自己的微博。


照片是在书店里拍的,偷拍。


一个高挑的年轻人正弯腰去书架底部拿书,他身后站着一位一看就很有钱的男人,伸出手松松地护在年轻人的头,免得他猛地抬头磕到头顶的木质书架。


弯腰拿书的是昨天下班路上拐着谭总去书店买书的赵医生。


后面那个从头到脚散发着万恶资本主义气息的男人,是谭宗明。


小姑娘迫不及待发了这张照片,配了一句话:“回家路上偶遇一对,太帅了太帅了太帅了激动到手抖!”


 


根据酒香不怕巷子深,人帅不怕粉丝少的真理,这条微博很快被嗅觉灵敏的营销号发现,并且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抡了几千转。


甚至有人在评论区里看图说话写起了纯爱小短文,楼中楼玩故事接龙,齐心协力写了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不明真相地大多数热心观众也就舔舔颜舔舔手,真挚地刷一发祝福,气氛还算和谐。


直到有人在评论区里提出质疑。


——我说,照片里拿书的这位很眼熟啊,是不是一个什么警察?


——好像是,他以前不是个卷毛吗?什么时候去拉直了?


——后面站着的那位也眼熟,我记得在新闻报道上见过的他,是个医生,什么院的院长来着,绝对没错。


 


热门微博里热火朝天人声鼎沸,地毯式搜索两位当事人的时候,凌远和李熏然还完全不知情。


一个在警局里转着马克笔,对着白板研究嫌疑犯的证词漏洞。


一个在手术室里眉头紧锁,在手术灯下分秒必争到后背湿透。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


不对,这算什么道理。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十分钟后,一条简短的评论很快被赞上了热门第一。


评论的内容很简单,挂了两个真主的微博传送门。


贴链接的姑娘很贴心,附加了一句“悄悄围观,静静吃糖,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评论区里的大家表示“好的没问题都萌了这么多年cp了我们保证不出卖组织”。


然后三分钟之内就马不停蹄刷爆了二位当事人的评论区。


 


组织分分钟被卖得渣都不剩。


 


02


 


李熏然随意拿浴巾擦了两把头发,他洗澡的时候手机就在茶几上叮咚乱响,一点不消停。


于是新晋网红一个澡洗得那叫一个心神不宁。


李熏然湿漉漉爬上床,趴在床上把自己最新一条微博的评论区翻了个底朝天。


 


最新一条是几天前发的,他在局里加班到半夜,去门口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一桶泡面当宵夜。


随手拍了一张泡面桶。


配字:我说好歹给卧个蛋啊【怒】【怒】


 


距离李熏然背着赵医生的锅一炮而红已经过了半天,评论区早已经彻底沦陷,一眼看去画风相当整齐划一。


——说真的有太太能写个医警文吗 #警往事医杯酒# #你是我医生中最美的风警# 


——点赞里面抽三位姑娘送书,就送小李警官在书店里看的那本书!又会打架还爱看书,我们然然怎么这么棒呢!【爱心】【爱心】【爱心】


——凌院长怎么忍心让小哥哥半夜一个人吃泡面!快点开车去送爱的宵夜~@凌远@凌远@凌远


——小李警官什么时候去把自来卷拉直的呀?不过小哥哥怎样都好看!


——我们然然这语气,真不是在暗示院长快点去送个夜宵吗【转圈圈】【撒花】




李熏然一脸懵,理解了半天,才把评论区里的“我们然然”和自己画了等号。


怎么就叫得这么亲切了啊,李熏然愤然揉了两把浴巾。


 


偶尔也有关注李熏然很久的姑娘发声,表示李熏然是我们的,“然我”才是真爱。


但这样不和谐的小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cp粉的世纪狂欢声中,然我算什么,然我有合影吗?


然我有护着头顶当心他磕到碰到吗?然我邪教,看着我们官方发的照片,你们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呵。邪教而已,不足为惧。


李熏然看着直线上升的粉丝数和不断刷屏的私聊界面,心情复杂。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被拉到舞台中间,明明什么事也没有做,一堆人摇旗呐喊表示你演得真棒!


事出反常必有妖。


毕竟本职干刑警的,抽丝剥茧能力一流,蛛丝马迹也逃不过李副队的眼睛。


李熏然当机立断,点进在自己的评论区里被频繁艾特的另一位受害者的首页。


凌远。


是不是你给我扣锅?




结果发现对方比自己还要无辜。


微博没有多少,首页空空荡荡基本是在种草,寥寥几条多是转发的关于健康生活小常识的长文章。


即使如此,评论区依然不可避免地沦陷了。


热评第一疯狂艾特了很多遍李熏然,然后义愤填膺地表示院长你怎么忍心让我们李sir半夜吃泡面!那对身体多不好呀?


楼中楼附和者众多,李熏然看得一丝汗然。


看起来对方似乎并不是一个很依赖社交软件的人,根据微博的空旷程度来看,这段时间很有可能根本还没有上线。


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微博被闹翻了天。


既然如此,李熏然同志就很有必要担负起解开误会的任务。


 


李熏然去厨房洗了个苹果,啃一口,拿着手机措辞良久,最终言简意赅发了一条。


 


@李熏然:我们不认识。


 


发完,自己从头到尾欣赏了一遍这五个字,觉得话说得干净利落,结尾一个句号点得果敢坚决,是认真澄清的态度。


应该算是解释清楚了。


于是安心地放下手机,去找吹风机吹头发。


 


03


 


李熏然换好睡衣爬上床,准备睡前玩一波小游戏。


刚摁亮屏幕,发现本应该消停了的微博,好像炸得更厉害了。


刚才那一条微博底下已经刷出了几百条新鲜出炉的评论,一石激起千层浪。


 


——哈哈哈哈sir你害羞什么~爱就大方说出来嘛我们都懂!


——诚邀姐妹们来品一品我们然然这五个字,什么叫做欲盖弥彰,原来我们sir不仅会打架爱看书还有别扭属性啊,感觉更棒了!吃糖吃得美滋滋!


——哟【doge脸】【doge脸】这条微博是院长让你发的吗?


——楼上胡说八道,肯定是院长拿我们然然的手机发的!这语气明显是凌院长!


——楼上说得对,这惊天巨糖我先磕为敬,我萌的cp宇宙第一甜~


 


观众的戏都特别特别足,感情十分到位。


你唱我和,仿佛网上这两位零互动零交流的陌生人,已经在现实生活中爱得死去活来。


李熏然明白了。


大概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评论区都能转上十几二十个弯扯到凌远身上,并对自己的脑补深信不疑。


他往下翻了翻。


发现遭殃的不止这一条,几乎他每一条微博的评论区都沦陷在了普天同庆的欢乐海洋里。


 


一张照片,李熏然穿高领毛衣运动外套,团了个雪球和局里的哥们打雪仗,睫毛上反着雪花化掉之后的水光。


回复:啊啊啊啊警察先生和院长先生一起打雪仗可爱死啦!穿高领毛衣一定是为了挡吻痕!


 


一张照片,李熏然穿正装去外省开会,在飞机上睡着,被同事偷拍。


回复:肯定是院长拍的哈哈哈哈生活情趣满分!看来穿衣服这事也是跟谁学谁嘛,李sir穿正装帅到爆炸【扒墙偷看.jpg】


 


一张照片,难得的自拍,李熏然穿了个卡通T恤运动裤,在楼下的老年人健身器材上坐着。


那天是赵启平约他吃饭,结果下班的小赵医生恰好赶上晚高峰堵车,李熏然在楼下等他哥等了半个小时。无所事事之际发了这么一条,配字“等我哥”。


回复:@凌远 @凌远 院长你快点!


 


李熏然呼噜了一把刘海,觉得好像自己穿什么都不对。


看来以后发微博还是不带照片的好。


再往下翻翻。


 


某一条微博,没有配图片。只发了一个表情,微博系统自带的“大哭”表情。


李熏然努力回忆,貌似是某次局里开会一连坐了几个小时,领导在上面侃侃而谈激情四射,李熏然在底下昏昏欲睡生无可恋。


偷偷摸出手机发了这么一条之后,李熏然继续坐在会议室里神游天外。


不过一个表情,自己发过都忘了。


评论区又铿锵有力地炸了锅。


——是不是吵架了?怎么了!跟我们说!


——看着好心疼啊……我们然然委屈了,哎


——这都半年以前的微博了,人家两个现在好着呢,姑娘们都放宽心,打扰到他们就不好啦。




李熏然同志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地接受我们然然这个称呼,他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这位凌院长扯上关系,但是搜了半天,似乎原博主在事情闹大之后已经删了照片。


只剩被删除的微博孤零零地留在营销号的首页,与评论区里的欢呼雀跃交相呼应。


翻了几条,玩小游戏的心是彻底没有了。


刚才只是说了五个字,怎么好像被脑补出了五十万字的故事,有因有果起承转合,李熏然自己看一遍都差点信了。


他再一次点进另一个当事人的首页,发现对方没有加V,个人简介写了“医生”两个字,简洁明了表明身份,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再点回自己的消息列表,看到最新的一个粉丝。


博主叫“今天我的医警发糖了吗。”


 


@今天我的医警发糖了吗:发了!发了!发了!


 


李熏然颓然关机睡觉。


 


04


 


凌远今天加班,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点。


院长平时工作忙,但每天的新闻都会看,一般是看报纸或者晚间报道。


可是今天晚了,报纸来不及看,晚间报道又过了时间,只能看看微博。


他的微博很早就开了,基本是个摆设,很少会用。


一不习惯社交软件花花绿绿的界面,二不关心每天挂在热搜榜上的那些话题,三是总有他不认识的小女孩来给他发私信……嗯,是叫私信吧?


凌院长后来在院里护士的帮助下关掉了未关注人私信,总算消停了不少。


 


凌远打开微博,看见屏幕下方那一排消息提醒。


点进自己最新的那条微博,原来十几二十条呼唤院长爸爸回来更博的评论被后浪无情地拍死在沙滩上。


如今招摇在热评第一的是那条要求凌远禁止李熏然半夜吃泡面的评论。


措辞诚恳,语气真挚。心疼中不乏冲动,冲动中不乏愤怒,愤怒中又不乏那么一丝丝的无奈。


李熏然是谁?


凌远想了想,好像隐约有些耳熟,应该是不认识。


其实他听赵启平顺口提起过几次,这是小赵医生的弟弟,不过这种偶尔听到的名字在院长这也就基本是混到一个耳熟的印象。


或许是某个小明星?


大概是这样,现在的明星磕了碰了,那些丫头总会心疼得不行。


 


以前也时常有小姑娘借着身体不适为由,给凌远发发私信评评论,让院长帮忙看看自己这是怎么了。


所幸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小毛病,凌远多半也就回复了,如果真的严重就会语重心长劝她们去正经医院好好看医生。


不知道李熏然是谁,但半夜吃泡面当然对身体不好。


凌远回复:确实不好,你劝劝他。


回复完,关了页面,关心一带一路去了。


 


05


 


@今天我的医警发糖了吗:同志们呐!又发了!


 


Cp粉们抱着凌院长钦点的惊天巨糖,捧着八个字的评论,激动得奔走相告,对着手机热泪盈眶。


画手开始起稿,写手开始磨笔,大多数人情不自禁捧碗等投喂。


恨不得把这八个字从屏幕里抠出来,镶上金边挂墙上,每天睡前拜三拜。


抄下来当做cp界的警世名言。


 


李熏然盘着腿坐在床上,面前扔着手机,正面朝上。


手机的屏幕亮起来就没暗下去过,装了马达一样震个不停。


转发评论私信消息纷至沓来无穷无尽。


 


06


 


第二天下班,李熏然开车去医院找赵启平。


他还不知道这件事罪魁祸首就是赵启平——知道了估计两个人要打一架。


扣锅的不知道自己扣了锅,背锅的不知道被谁扣了锅,总之是结结实实地背上了。


李熏然昨天晚上找了半天,也没搞明白事情的源头在哪里。


何以解忧,唯有吃饭,姑娘们排着队也约不到的赵副主任,被李熏然一个电话霸占了周五的整个晚上。


小赵医生的车今天限号,小李警官的小奥迪责无旁贷,一路开到了医院门口,气定神闲贴边停车。


 


然后,他们就又被偷拍了。


 


明显是偷拍,角度不好,像素也不高。


照片里赵启平脸上带着笑,眼角漾出一点褶子,正伸手去拉小奥迪副驾驶的车门。


李熏然只能隔着车窗隐约看到一个影子,带着个墨镜,一头卷毛。


这张照片很快又被发到了网上,并上了#警往事医杯酒#的话题广场。


第一条转发——哇!院长去接然然下班!


第二条转发——这哪是院长!车里那个明明不是凌院!


 


吃瓜群众又有瓜吃了,忙得不得了。


先是去凌远的评论区里打卡刷了满满一片心疼,安慰院长不要生气,我们绝不姑息。


又跑去李熏然的评论区里愤怒地进行控诉,院长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少部分理性尚存者试图晓之以情,长篇大论论述感情的来之不易。


激进者很愤怒:那个小卷毛有哪里好?开奥迪了不起?


因为你曾经烫过头,他也愿意为了你烫头,所以你爱他?


更有甚者说要搜索出车里坐着的那个小卷毛,让院长和他当面对质。


评论区里险些掐起来,昨天还相亲相爱的cp党分化出了两个流派,一部分坚信今天的事情是纯粹的误会,另一部分认为李熏然就是对不起院长了。


出了这种事我们不能原谅,无脑护都是脑残粉。


对李熏然粉转黑!


没错!一生黑!




分分钟脑补一出虐恋大戏。


 


07


 


李熏然单手杵着下巴沉默地刷微博。


接受着莫名其妙声泪俱下的控诉,以及一波又一波我们永远相信你的安慰。


还有威逼利诱的,然然,你快把小卷毛的微博地址交出来!


李熏然换了一个手杵着下巴:可是你们已经把小卷毛的微博屠得寸草不生了啊。


 


他觉得有必要联系一下凌远,双方一起澄清,显得更有说服力。


可是对方似乎是关了未关注人私信。


好在网络时代信息发达,李熏然很快打开百度界面,熟练地输入对方姓名,点击搜索。


然后对着跳出来的页面,懵了片刻。


李熏然摸出手机,打开微信界面,点开和赵启平的聊天窗口。


 


李熏然:有事找你。


赵启平秒回:加班没空,你自己玩。


李熏然:麻烦转告一下你们院长。


赵启平:???


李熏然:让他看一下微博私信。






(不知道写完了吗)


来刷一波话题 #全世界都让你们背锅,难道你就不会心动#



评论

热度(1410)